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糖果teacher(X.M) 的博客

静听花开,笑看花落。闲敲键盘落灯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70后,被学生称之为工作狂.前卫的师者, 8小时之外是某男士的贤妻+娴妻+闲妻,儿子口中的疯妈妈, 朋友眼中的开心果,憨湘云, 自认为是一个誓将快乐进行到底,并将快乐传递的女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转)高级人才成长路线图  

2013-02-24 21:49:46|  分类: 班级建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:高级人才成长路线图
(转)高级人才成长路线图 - 糖果teacher - 糖果teacher(X.M) 的博客 



我们的家庭教育网校有两部分学习内容,
一部分内容是技术性的,一部分内容是思想性的。
技术性的内容对应的是低级思维,
思想性的内容对应的是高级思维。

关于什么是低级思维和高级思维,请参考:高级思维能力培养的思路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76e6cfa0100reqm.html

技术性的内容相对容易突破。思想类的内容不大容易突破。
也许有些人这一辈子都没法迈过这个门槛。

对应网校学习的内容,社会也是这样的。
有技术类的工作,也有思想类的工作。
技术类的工作主要是操作、执行,思想类的工作是领导、创造。
因为领导、创造的人才比较稀缺,所以一般被称为高级人才。
本文详细说说这种高级人才成长的路径。

我记得哈佛哲学教授Sandel说过这样一段话:

推开这扇门是有风险的,因为从此你看世界的方式会发生变化。你没法回去了。
就像一个有过性经验的人,会从此告别处女/处男的时代。

这扇门就是思想之门,推开这扇门,你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。
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又是怎样的诱人?

我自己的体会是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俗话说,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。

打开这扇门,你再看各种各样的人文或专业著作,你会发现自己很容易就懂了。
你看一天书的收获,可能超过过去看一个月的收获。

就像工业革命后人类一天的生产力,可能超过之前人类一年的生产力。

所以开窍前后的学习效率是天壤之别。

有一句话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云云,真正的起跑线是开窍的那一时刻。

一个只知道用笨方法学习的人,

即便抢跑几年,也可能被拥有更好学习方法的人超过。

我们常听说,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

如果你没有推开这扇门,是很难产生这种感觉的。

没推开这扇门之前,你只是懵懵懂懂的懂,你看到的多半是文字,而不是内容。

而一旦推开这扇门,你会发现你真正能看懂了,你是在跟这些书的作者进行跨越时空的交流。
你们心心相印,惺惺相惜,相见恨晚。

就像我以前分析的庖丁解牛那个寓言,
你看这些书的时候,可以直接穿透文字直达骨架。
你看到的是纹理,结构。
你发现的是真相,真理。

地上的人看一本书,如同走迷宫,绕来绕去、不知所云、不知所踪。
天上的人看一本书,如同手里拿着指南针,不走弯路,直达目标。

这扇门,大部分人终身都没有机会开启。

我在北大曾经度过浑浑噩噩的四年,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推开这扇门。
因为我中学一直走的纯应试的路线,应试技巧炉火纯青,
但在学术思想方面一直没有入门,水平很低。
到了大学,缺乏这方面的有效引导,所以进了大学就进一步迷失。

工作后,尤其是在《实话实说》做栏目策划的经历对我来说是一个入门的契机。
这个栏目是讲究思辨的,非常看重思想水平。
当时栏目的总策划是杨东平,另外两个主力策划是北大80年代的老毕业生。

后来都成了栏目的制片人。还有一个叫杨树鹏的年轻人,跟我一起进入。
虽然他只有初中学历,但思想水平很高,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电影导演。

我在这个栏目虽然也是策划,但思想水平是排末尾的。
因为水平达不到,所以后来我离开了这个栏目。

但这段经历,是我推开那扇门的一个契机。
另一个契机,互联网开始繁荣起来,可以接触到各种新鲜的思想。(参考:艰苦的第二次开窍)

第三个契机,在备考GRE考试的过程中,接触到了批判性思考的内容。(参考:谈谈批判性思考)

在多种因素的冲击下,那扇门逐渐向我开启。

有人问我,入门与没有入门有没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?

一个方法就是看你能不能独立思考与表达。

入门前你只能看别人的东西,看得津津有味,
但是,让你自己表达一个观点,你基本上什么都说不出,

就像我们常说的,茶壶煮饺子,肚子里有倒不出。

实际上,倒不出的根本原因是你的思想还混沌一团,

没有形成涓涓细流。


即便勉强说出一些东西,但由于片面浅薄,读的人看了也没啥共鸣。

大部分人,由于这方面的内驱力不够,
所以基本上与思想无缘。如同在一个原始森林里迷路,
只有少数人才能走出来。

什么人能够走出迷途?

首先就是要有一种强烈的找到路的愿望。

哪怕前面有一丝丝光亮,也要奋力去追寻。

我本身具有的强烈好奇心,加上各种因素的激发,

驱使我奋力探索门背后的真相。
哪怕每个小小的发现都能让我感到惊喜。

我的另外一种愿望是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在《实话实说》,我的一个短板暴露无遗,缺乏说服能力。

作为策划,除了找到好的选题外,

还要努力说服制片人接受自己的选题。

那个时候崔永元身兼主持与制片,说服他并非易事。

我有灵气,有干劲,但思想水平和学养比较低,

所以在《实话实说》做策划这个工作显然超出了我的能力。


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。

来到《实话实说》之前,我在光线传媒一个栏目已经做到总编辑的职位。

但后来由于缺乏领导能力,被迫离开这个栏目,被安排了一个闲职。

由于这个原因,我选择离开,到《实话实说》发展。

之所以能够做到总编辑的职位,是因为自己在技术能力上的出色。

摄像,剪辑,写作,包装,串编各种业务样样精通。

但当自己走上领导职位,就开始力不从心。

现在看来,自己是没有迈过低级人才到高级人才那道槛。

我不是没有机遇,光线和《实话实话》分别给了我很好的机遇。

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三年的年轻人就当上了总编辑,策划,

这样的机遇应该说已经是得天独厚了。但由于自己的能力没有达到,

到手的机遇也会失去。

怎么从低级人才成长为高级人才?

其实也就是从低级思维向高级思维迈进的过程。

无论是高超的领导能力还是策划能力,

背后都植根于高超的思想水平。

而高超的思想水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只有通过学习。

离开《实话实说》后,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废物。

大学时我喜欢钻研技术,对学术的、思想的东西不感兴趣,

觉得这些东西没用。

这样的思维无疑是短视的。技术和思想同等重要。

前者可以让你找到饭碗,因为任何高级人才都是从低级人才起步的。

但后者可以让你从低级人才升级到高级人才。

我要补的课,就是这个大学时候不感兴趣,没怎么下力气的东西。

补课的过程也是反思的过程,边学习边对自己的教育经历进行反思。

这个反思,直接促成我将教育作为自己的事业方向。

从2001年离开《实话实说》到今天已经十年过去了。

十年磨一剑,这扇门一步步向我开启。

最初的几年,我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思辨类文章。

论坛上激烈的交锋自然是最好的学习素材。

到了2004年的时候,就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写作了《教育孩子需要大智慧》这本书。

此后,我注意到家庭教育领域充斥太多非科学的、误导性的东西。

尤其是关于神童的种种神话,已经成了这个领域的公害。

于是,我围绕神童成年后的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,

并完成了《当神童走向成年》这本书的写作。

随后,我拿到了Boston University的奖学金,赴美学习教育技术。

搞教育需要高超的思想水平,但思想与技术的结合能够让思想与现实更加贴近。

2009年,我感觉自己又一次开窍。

从一月份开始,我几乎每天写一篇文章,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今天。
在开窍之前,写一篇像样的文章都觉得费劲,开窍之后,写文章可以信手拈来。

十月份,家庭教育网校应运而生。思想与技术的结合结出了果实。

按照哈佛大学教授加德纳(Gardner)的说法,

这个世界上没有天才,只有十年如一日在一个领域内专注的努力。

与这个说法类似的是10000小时理论,

杰出成就一般需要一个人在某个领域锻炼或者钻研10000个小时。

加德纳教授的妻子,著名心理学家艾伦.温拿(Ellen Winner)补充道:

如果一个人对一件事情不感兴趣,是很难十年如一日去训练、去钻研的。

所以杰出成就背后,兴趣是最重要,但往往是被容易被忽视的因素。

如同任何一项创造性成就一样,一个人思想素养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的。

在我们的家庭教育网校里,没有速成二字,

没有什么神奇、神童、牛孩之类夸张的说法。

如果一个来到网校的父母是冲着这些东西而来,他多半会失望而归。

我们的学习体系最强调的是积累二字。强调沿着正确方向的日积月累,

要以十年、二十年这样的眼光看待孩子的教育。

因为一个高级人才的成长只能建立在这样的时间跨度上,

那些所谓的速成大法,神童培养大法,只是一些不懂教育的人,出于某些目的的忽悠而已。

就像《实话实说》的经历是我推开那扇门的契机一样,

我希望孩子的教育问题是每个家长推开那扇门的契机。

入门之后你会发现,许多东西是触类旁通,殊途同归的。
你依托于家庭教育进行的思考、思辨、讨论,
也可以用到国学,艺术、文化、哲学、政经、历史等领域。

更可以应用到自己的工作与家庭关系的处理等方面。


与此同时,你也可以从其他领域得到滋养,进一步提升对于教育的感悟。

大幅提高学习效率的一个前提就是开窍。
很多家长恨不得把孩子的一点点精力和时间压榨干净。这是短视的做法。

根据我的观察,在学校里埋头做苦工的孩子,
将来工作之后也多半是做苦工的命运。

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。


开窍之后,过去花五年时间掌握的东西,现在可能一年时间就能掌握。
这是我常年学习生涯的一个深刻的体会。

我上学时不是一个埋头用功的学生。我喜欢研究方法,
整个研究的过程,我没有除书籍之外任何的外部帮助,完全是一个人独立进行。


小学五年级,写作能力开窍,四年级时作文还没法看,五年级后就一直享受范文待遇。
六年级时,数学开窍,小升初考试全年级第二名,尽管那时经常被老师轰出教室。
初中时,前两年一直在年级十多名徘徊,后来物理、化学开窍,
最后两次模拟考试,一次年级第三,一次第一,中考发挥不好,第八,但足够进入省重点。
高考也是这样,前三年一直没有考过第一,最差的是全班第35名,
最后两次模拟,一次第二,一次第一,最终高考第一,顺利进入北大。

因为一直不是很用功的学生,也缺乏外部的有效帮助。所以一直没有领跑。

但由于喜欢钻研,一旦开窍,学习效率惊人,就会一下子超越其他同学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“把孩子培养成自主学习者”的原因。

低级思维,识记,理解,应用这不用开窍,
只要有基本的智商就能达到。

分析综合,评判,创造,这些能力都对应着一次开窍。

分析综合是第一次开窍。我小学和中学时学习的开窍主要体现在这方面。
评判思维是第二次开窍。我2004年写《教育孩子需要大智慧》那本书的时候,是开窍的标志。
创造思维是第三次开窍。我2009年之后开始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体系,包括网校的创办,这是第三次开窍。

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:高级人才成长路线图

什么是高级人才?我们看这个金字塔就一目了然了。
越往上能力要求越高,自然人才的级别也就越高。

这里简单说说金字塔顶端的这个创造力。

创造力也是有层次高低的。

这里所说的创造力,是那种在某个领域做出开创性成就的创造力。

所以仅仅有个好想法只能说是创造力是一个前提,距离真正的创造力还有一段距离。

创造力是怎么来的?

正是来自从低级思维到高级思维的积累。

低级思维是高级思维的基础,同时,高级思维又能够极大促进低级思维的效率。

在高级思维形成的过程中,教育重不重要?

从我自身的经历看,教育非常重要。

如果教育不重要,就无法解释国外创造性人才廖若星辰,

而我国的创造性人才屈指可数了。

但开窍不是来自灌输,不是来自一句话让你醍醐灌顶。

你之所以能够醍醐灌顶,不是我的言论多高明,

而是你通过多年的思考与积累,有了这方面的准备,

然后,我的言论让你处于混沌中的思想澄澈起来,开始浮出水面。

所以,好的老师不是让你整天背一些含有“高智慧”的语录,

而是告诉你一个途径,通过低级思维到高级思维的日积月累,

逐渐自己悟到那些语录里的智慧内涵。

就我个人的体会,我开窍的经历,如果有名师引导的话,应该往前再推10年。
如果这个假设成立:

我应该在1994年实现第二次开窍,那个时候我读大学二年级。
我应该在1999年实现第三次开窍,那个时候我大学毕业第二年。

如果我再有比较好的天赋,还可以再往前推……

如果我1999年实现第三次开窍。

无论在光线还是在《实话实说》,我都能游刃有余的应对那些高级职位。

人生没有假设,我只是希望未来的孩子们不要走我的弯路。

但现实是,许多孩子比我走的弯路还要大。

我在大学里毕竟学了一些技术性的东西,但许多孩子只是醉心游戏。

这样的弯路,不仅离高级人才相去甚远,连个饭碗都可能难以保证。

什么是捷径?不走弯路就是捷径。

20多岁实现第三次开窍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。那天看了一份资料:

1917年的北大,有一群教授:梁漱溟,25岁;胡适,27岁;刘半农,27岁;刘文典,27岁;林损,27岁;周作人,33岁;陈独秀,39岁;朱希祖,39岁……校长是蔡元培,50岁。最年轻的是徐悲鸿,23岁。

实际上这份名单还可以列得很长很长。北大之外呢?李叔同,梁实秋,林语堂,郭沫若,矛盾……青年才俊,大师云集。而这只是一些文人的名单,再加上军事与政治方面的,就更加数不胜数了。

今天的孩子普遍开窍晚,教育是主要原因。

比如我14岁的时候,智力上已经跟成年人无异,

完全可以为第二次开窍做好准备。

但我的家庭并非书香门第,加上资讯也比较匮乏,也缺乏指点。

所以错过了开窍的契机。一晃儿十多年过去才实现第二次开窍。

所以大家不要被北大、清华这样的名校头衔所迷惑。

名校只是一个敲门砖,是一个封面。

正是因为我是北大毕业的,所以崔永元给了我策划这个高级职位,

这就是敲门砖的意义,但是,把门敲开之后呢?

能力不行的话,敲开也没用。倒是我那个初中文凭的杨树鹏兄弟,

靠自己的能力在那里站稳脚跟,一步一个脚印。

光线总裁王长田对他的评价是:他是中国学历最低的导演,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混迹江湖,他的经历几乎没人相信,我相信他会成为中国最好的导演之一。

希望更多智力正常的孩子把自己的发展目标定位为高级人才。

因为中国不缺少低级人才。中国的特殊国情决定了,

中国未来的社会形态不大可能发展成西方那种橄榄型或者菱形,

中国社会的形态更大可能是金字塔。

我们的国家在转型,需要更多的孩子站在金字塔上,

需要更多有创造力的高级人才,需要更多的年轻大师。

那么,成为高级人才与智商有关系吗?

在绝大多数领域,成为高级人才与智商的关系不大。主要取决于方向和努力。

智商主要体现在工作记忆、空间思维等能力上。

在奥数和空间物理等学科比较重要,

这些学科常常要求一个人不借助工具去想象一些图形以及数量关系。

但这些学科之外的大多数领域,智商的影响就微乎其微了。
只要有正常的大脑机能,不是智障,就不影响高级思维的获得。

尤其在电脑越来越发达的今天,智商的因素越来越弱。
脑力不佳,把各种软件用好也可大大提高学习与工作的效率。

所以一个人如果不能在正常的年龄开窍,
除了自己不努力、不好学之外就是教育不佳了,跟智商没有多大关系。

所以,在成为高级人才这个目标面前,绝大多数人都是平等的。

每个孩子都有成才的潜力。而且是成为高级人才的潜力。

我们再做一下如此的设想,如果一个孩子在26岁时实现了第三次开窍,

这样的孩子会发愁工作吗?

即便全世界的高级职位都已人满为患也难不倒这类人,

因为这些人可以自己创造机会、创造职位。

高级人才并不仅限于职场,父母的教育水平也有高下之分。

中国父母的好学令人赞叹,但这种好学,因为缺乏正确的方向和引导,

不仅不能转化为高超的教育水平,反而可能误入歧途。

我在2009年之前,花费了大量时间进行这种纠偏。

2009年之后,更多精力花在建设上,

如今,在网校家长的支持下,

一个科学、完备的家庭教育学习体系正逐步形成。

这篇文章接近尾声,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异样的酸楚。
我是一个喜欢往前看的人,回忆往往让人神伤。

十年弹指一挥间。说起来很简单,但过程的艰苦难以言表。

一个曾经心高气傲的人,把自己定位为废物,那是一种什么滋味?

不走弯路就是捷径,可惜我走过了太多弯路。

希望我的弯路、我的反思、我的坚持、我的努力,
能够换来这个国家更多杰出人才的涌现。

也请阅读我文章的家长和老师思考这样的问题,

孩子的教育目标应该怎样制定?
我们应该为孩子创造怎样的条件,帮助他们把潜力转化为实力?

家长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?

家长需不需要学习?需要学习一些什么?怎么学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